本期文章

《風味人間》,陳曉卿的高級爽

我們是用筷子來品味這個星球的,我們的紀錄片裏藴藏着我們東方的價值觀。

作者:本刊記者 魏含聿 發自北京 來源:南風窗 日期:2020-06-17

《風味人間》第2季要收官了,兩個月的美食影像大放送即將結束。

這一部在25個國家和地區拍攝了300餘種食物的紀錄片,從策劃之初就不僅僅是一檔展現美食的節目,它試圖尋找人與食物的關聯,讓美食具備一種超越語言的普遍性。

在採訪的前兩天,總導演陳曉卿收到一位法國人的郵件,説他沒找翻譯就看完了《風味人間》第1季,雖然完全不懂解説在講什麼,但卻能堅持看完。

“過去我們都在看BBC的紀錄片,它的紀錄片會讓你感覺到世界是他們英國的,片子的內容講述是站在他們的道德、社會、經濟評價體系之下的。”陳曉卿認為,隨着綜合實力的發展,中國應該在國際話語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同時,我們也要嘗試着對世界上某一類事物作出我們自己的記錄和表達。

帶着這份壯志,在第1季給分集導演培訓時,陳曉卿説的第一句話是:“我們即將開始一段旅程,一段關於食物的旅程,它的足跡會遍及全球。但是有一點不要忘了,我們是用筷子來品味這個星球的,我們的紀錄片裏藴藏着我們東方的價值觀。”


板前紀錄片

《風味人間》第2季一共8集,每集50分鐘左右,對於看入迷的觀眾來説,常常覺得意猶未盡,被饞出的口水還在口中蔓延,片尾曲已然響起。但對於總導演陳曉卿來説,這兩個月被疲憊感拉扯得太漫長。

5月末在北京接受南風窗記者採訪時,體力和精力已是“強弩之末”的他甚至表示,有些後悔安排了這麼多集。

因為採用邊播邊剪的方式,所以播出的這兩個月,導演和後期團隊始終處在疲於奔命的緊張狀態,每天都有大量的工作待處理,播出時間固定而緊迫,不容有任何差池。特別是如果在剛播出的一集中收到了觀眾的建議性反饋,便要加班加點地對後面的內容做適當調整。

陳曉卿直言,選擇這樣一種方式是因為在第1季時嚐到了甜頭。“我們做的紀錄片是給觀眾看的,就要讓它走進更多觀眾的視野中去,那面對觀眾的反彈就要做出及時的調整。比如有時觀眾反映人物情節過多,太煽情了,我們就把人情故事改少一點;可能又有人説這不就是一個烹飪節目嘛,丟失了紀錄片的品質了,那我們就把食物與風土地理的連接性做得更濃厚一點。”

在講食物的生物化學變化時,《風味人間》採用了微觀攝影技術,將冷藏的馬肉上如何結出冰晶、花椒粒如何從爆開的外殼中鑽出、遇到酸性物質的蟹肉纖維如何“蟹軀一震”等很不常見但非常有趣的畫面展現給觀眾。

這些鏡頭非常難拍,有時做了一個月的實驗還是失敗了。儘管畫面珍貴,但在剪輯之初,陳曉卿擔心它們過於科技,不敢放太多。直到第1集播出後,通過彈幕發現觀眾們對此特別感興趣,於是他把第3集中微觀攝影鏡頭的時長調整到原來的1.5倍,讓觀眾看夠。

這麼重視觀眾的反饋不會丟失自己的藝術性麼?—我不是第一個提出這種質疑的人,但陳曉卿面對質疑時的淡定不僅因為習以為常,更多的是源於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麼,以及如何對各類價值進行平衡與取捨。

“像周浩的《厚街》和《差館》屬於作者紀錄片,更多的是展現導演的視角和內心。我們做的是商業紀錄片,或者叫大眾傳播紀錄片,它的內容選擇和敍事手法應該是更普世的。所以作為主創團隊,我們需要從善如流地去遵從能被更多觀眾接受的製作方式。”對於這種直面觀眾喜好的創作方式,陳曉卿作了一個恰當的比喻:就像是日餐裏的板前壽司,在開放的平台上提供面對面的服務。

另一方面,放眼全球各大紀錄片節展,幾乎都有中國人的身影,甚至有很多節展舉辦方認為沒有中國紀錄片參賽是很丟份兒的。但是,卻很少見中國的紀錄片能在外國紀錄片頻道的黃金時段播放。直到去年,《風味人間》的衍生節目《風味原產地·潮汕》在奈飛上佔據美食類節目榜首長達半年,也算是填補了一些中國紀錄片在該領域的空白。

無論是板前壽司還是板前紀錄片,最重要的還是懷揣匠人精神。中國紀錄片走向世界,吸引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,單純依靠形式是不足夠的,高品質的內容始終是核心。“從善如流不等於隨波逐流,我們必須要做一些幫助我們養家餬口的選擇,但如果丟失自己最流暢的表達和節目氣質,那還不如不做。” 


叛逆生長

為了獲得更多的關注,《風味人間》在順從觀眾們的口味,但為了保證品質,他們也有很多不動搖的堅持,陳曉卿稱之為價值觀上的逆反。也正是這種叛逆的生長,使得他們在短視頻的衝擊下,依然能夠脱穎而出。

對於商業紀錄片來説,需要有一個視覺標籤將內容更好地串聯在一起。《風味人間》第1季運用的是“方言地圖”,每介紹一種帶有地域特色的食物後,便會請當地人用方言錄一句與該食物相關的話語。到了第2季,除了沿襲“方言地圖”的格式以外,還在每一集中加入了與場景相關的文學引文。

然而,這兩個主創團隊的精心設計,在節目播出之初,並非所有觀眾都能接受,覺得方言的出現太生硬,與解説的標準普通話不搭;覺得引文太咬文嚼字,甚至有人在彈幕上半開玩笑地説:“我就喜歡你們不知道説什麼而搜腸刮肚的尷尬勁兒。”

“一開始看到這樣的反彈是出汗的。”但陳曉卿知道,每一次的創新都必然要承受負擔,因為對自己的設計和理念有信心,所以堅持留到了最後。

在陳曉卿看來,當下的社會每一天都在朝着一致的方向邁進,吃一樣的食物,説一樣的話,這是個特別無趣的現實。在我們的文化中,食物和方言是最鮮活的存在,他希望它們能永葆生命力,於是便將兩者聯繫在一起。

觀眾是需要被滿足的,也是需要被培養的,有思想的創新最終是會被觀眾接受的。大概也就是兩集的時間,彈幕裏便不再出現嘲諷的話語了。

“我覺得第3集裏的引文最拗口,‘所有人的嘴脣都在翕動’,我説起來都覺得肉麻,但是觀眾接受了。”陳曉卿笑眯眯地説,還帶着孩子氣的得意口吻。

對於主創團隊來説,這些細碎的努力都是對紀錄片本質的堅持。在快速發展的時代中,紀錄片的意義不僅在於向觀眾展現他們看不到的事物,還在於把那些終究要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事物記錄下來。

“我們拍的一些食物,連播都沒播就消失了,或是播不了了。比如第2季開播前幾天,我們拍完的一種食物進了《禁食野生動物名錄》,我們就必須要放棄它,因為這是法律問題。但若從文化生活的角度考慮,雖然現在它不能被食用,但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裏,它是普通百姓仰賴為生的東西,而我們在它從餐桌上消失前把它記錄了下來,我認為這是功德無量的。”

此外,在選擇食物時,主創團隊絕大多數時候都站在食物需求金字塔的底層,去介紹普通人常吃的食材和吃法,那些昂貴的菜品只佔非常小的比例。陳曉卿笑稱,不能在第2季的製片人張平面前提起特別高檔的食物,她會很憤怒,認為那不是我們該關注的。

“而且這個東西看穿以後是很無趣的。如果鵝肝多得像羊雜一樣,那它就是羊雜的價格;如果黃瓜稀有得像松茸一樣,那它就是松茸的價格。這也就是我們一直強調的理念,食物是平等的。”

民謠歌手周雲蓬曾同陳曉卿提起過,他這輩子都覺得高粱米飯拌蝦醬是最好吃的東西,對他來説那是媽媽的味道,是幸福的味道。聽完以後,陳曉卿想,如果人是平等的,人們的幸福感是平等的,能為人們帶來幸福感的食物本身也應該是平等的。那麼最普通的食物背後,也會有最了不起的、最非凡的故事。

所以《風味人間》中沒有食物評價體系,沒有米其林,也沒有TOP10,有的只是人與食物的故事。

 

適者生存

紀錄片導演陳英傑曾説到:“陳曉卿老師之前做了很多年的紀錄片,在圈裏早已成名,但是真正讓大家熟知他的是一部美食紀錄片。”

陳曉卿聽後笑了。他説,論起拍片子的幸福感和充實感,他在過去拍的那種作者紀錄片會更令他感到愉快,也會更膨脹些,覺得自己是個藝術家。而現在的他,更像是加工流水線上的工人,更辛勞,甚至更絕望,時刻想着怎麼用鏡頭把想法表現得更好。“但我相信對於觀眾來説,面向大眾的紀錄片是他們更需要的。”

不少觀眾羨慕陳曉卿和他的團隊,認為他們把對美食的喜愛當成了職業,但陳曉卿卻説,職業是愛好的墳墓。他們每天面對的是大量的知識儲備、大量的拍攝任務、大量的待剪素材,而不是自由的吃喝玩樂。

特別是在短視頻的衝擊下,長視頻面臨着很大的挑戰。陳曉卿直言,自己以前在央視時是個特別清高的紀錄片導演,片子裏有品牌的logo都反感,會把它刪掉。但現在知道了柴米貴,知道為了獲得最佳的傳播效果不僅要加倍努力做好內容,還要有良好的運營。“當傳統傳播形式逐漸式微時,我們應該想更多方法來解救它。這不是我們想不想做,而是必須要做。”

事實上,在兩年多的時間裏,“風味人間”已經成為一個IP,而不僅是一部紀錄片,同系列的《風味原產地》和《風味實驗室》,是為適應新市場環境而設計出的短紀錄片和微綜藝,幫助《風味人間》分攤廣告壓力,同時提高觀眾黏度。它們的出現並非是長紀錄片向短視頻示弱,而是與短視頻的攜手。

即便是對於平台來説,吸引用户是生存的關鍵,但長紀錄片依然有不可比擬的地位。“在騰訊視頻中,紀錄片頻道被視為文化擔當,它體現着平台的文化品位。”《風味人間》製片人、企鵝影視紀錄片工作室總監朱樂賢表示,品質和商業一定能在項目中達到平衡,而不是説把商業等同於低俗。這不僅是一部好的紀錄片的需求,也是整個紀錄片行業的需求。

為了適應市場,《風味人間》第2季在宣發方面做了更充足的準備。“以往我們認為,那些劇照、短視頻類的宣發物料是影視劇和綜藝才會用的,但這次我們發現,如果它能輔助我們吸引更多觀眾,我們為什麼不用呢?”

但宣發只能錦上添花,實現不了雪中送炭。所以無論是陳曉卿,還是朱樂賢,都在堅持商業化趨勢下的專業主義。“我想觀眾看視頻時除了想要看得爽,肯定還希望獲得知識。我們就在努力爽得專業,爽得高級。”陳曉卿相信,我們可以像國外的紀錄片廠牌一樣做出好看又能“養家”的紀錄片,然後,走出國門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南風窗在線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於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誌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欄目錄與名稱、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